景点门票
首页  >  景区资讯  >  游薛家寨,衣衫轻湿终如愿。

游薛家寨,衣衫轻湿终如愿。

文章摘要   身为耀州土著,游登薛家寨,四十余年间只去过一次,却未登顶,甚为遗憾。虽耿耿于怀多年,心中也时常兹兹有念,怎奈闲事烦杂缠身,脚步迟迟未行。小假期间,思“半生已过,行止由心”,于是轻车简行,说走就走。  一路向西,车辆行人渐愈稀少,至玉皇阁大桥时仅两三辆车同向...
  身为耀州土著,游登薛家寨,四十余年间只去过一次,却未登顶,甚为遗憾。虽耿耿于怀多年,心中也时常兹兹有念,怎奈闲事烦杂缠身,脚步迟迟未行。小假期间,思“半生已过,行止由心”,于是轻车简行,说走就走。
  一路向西,车辆行人渐愈稀少,至玉皇阁大桥时仅两三辆车同向而行。西原地气稍凉,沿途草木并不似小城里的那般翠绿盈盈、枝叶荣荣。倒是露出怯怯的鹅黄浅绿,轻柔娇嫩,也是别有一番景象,惹人怜爱。
  渐至丘隅地界,这里物土丰饶,苹果脆甜汁多,刀剺面久负盛名,可惜我素来不喜面食。同行的伙伴笑我既为秦人却厌食面,也算怪人一个。其实汪老曾说过,四方食事莫过一碗人间烟火,也许我就是那不一样的烟火呢,女人大都是自恋的吧?
  不多时抵达山中小镇,路边一块石碑上四个大字:红色照金。中正敦厚、朴拙大气。
  稍做停留后检票进山,景区尚在修缮施工,游人甚少。许是山气清寒,少了杂花乱草碧树繁叶的映衬,这里的丹霞地貌较之别处的赤朱色不同,是很特别的青黛色,高耸险峻,厚重雄浑。北宋山水画家范宽以此处山岳为原型创作的《溪山行旅图》被誉为宋画第一,闻名至今。
  山脚下清静空幽,众多灌木花卉跃跃涌动,蓄势待发,若到盛夏必是密林烈烈、松涛阵阵、繁花似锦、芳草如茵。几树早开的山桃花映入眼帘,深红浅红,疏影横斜,迎宾使者般预告着山里的美景尚在早春的大幕后淡抹浓妆,倾情候场。
  传说薛家寨原是薛刚反唐时的屯兵之地,这里海拔大约1600米,寨子嵌于千仞绝壁靠近顶端的缝隙里,因而得名。地势奇峻、易守难攻,仰不见山寨,俯头晕目眩,有华山之险,终南之秀。
  沿阶而上,山势稍平,不多时抵达一块平台,倚栏小憩,清风掠过眉梢,各色绿树的清香隐隐飘过,少了平日里的喧嚣沸腾,心绪亦舒缓宁静。一丛黄灿灿的小花轻轻摇曳,是野生的连翘花,一直对野外的一切生命怜惜敬佩,不知道它们经受了多少严寒冰霜,才迎来春日的朝气蓬勃。
  快到山顶时偶遇两三年轻人短袖轻衣,步履轻快,热烈地谈论着什么,阳光下酣畅淋漓地笑着,神采飞扬、无拘无束。侧身而过时忍不住再望一眼,一如看儿子的目光。是不是透过中年人的眼睛看世界,便多了一份温情、一份懂得。
  山顶小径也算平坦,山气清冽,稍显萧瑟的丛林中几只蝴蝶翩翩而舞,间或有黄蜂嗡嗡争鸣,因了这些灵动的小精灵,空气里也弥漫着几许生机。一只小粉蝶萦绕身边,相依前行,莫不是衣服上刺绣的那束小花吸引了它?该怎样告诉你,你自己就是一场春天呢。
  春阳东风,天蓝地酥。凝目远望,青山故国,乔木苍苔;俯耳啼听,山间万木,风吹作响,顿感天地之浩瀚,人类之渺小。睿智如东坡早在九百余年前就已知晓己身不过是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”罢了,一切的兴尽悲来,皆有定数。漫漫泱泱的时间长河里众生只是一朵细小的浪花,转瞬即逝、了无痕迹。凡俗如我,也许穷其一生的努力,只抵达了生活的平凡甚至不堪,那又怎样?即便是譬如朝露、譬如电光忽闪的瞬间,也是来过这世间一趟,携一颗有爱的心去生活,用心感受真善美,对所有美好温柔以待,亦无愧于造物主的恩赐了。
  下山的步履多了几分迟缓,途经一段八十度左右的陡坡后,就地歇息。一条岔道处有老人席地而坐,告知此路不能通行,有冬雪未融。几人诧异,极尽眼力也望而不见,只好作罢。想来时山下桃花已开,山中却积雪犹存,真是一山两天地,景色各不同。
  依次走过寨子,皆因正在施工而未近前游览,工人们在脚手架上提醒着我们小心穿行,淳朴的人们请你们也注意安全。红军路、青石板、台阶、陡坡,一路走来,疲惫不已,想当年缺食少衣负重而行的红军战士,付出了怎样的努力牺牲,才换来今天的和平安宁。那些战火纷纷激情燃烧的岁月,谱写了中国革命史上一页壮丽的诗篇。
  出了狭长的寨子,眼前一片光亮,逼仄压抑之感一消而散。景区的设施尽显人性化,长条木凳曾为多少游人缓解了劳顿之苦。
  走走停停间到了山下,已近四点,有游人正要上山,问缆车是否运行。私以为登山步行最佳,沿途的风景、放空的心境、生命的顿悟,无不是触发于攀爬途中。唯愿今日与自然啼语,与自己对话后,余生以一颗通透之心行走世间,与过往的光阴握手言和,与可期的岁月温暖相拥。
分享:
上一篇:溪山行旅 仰望照金 下一篇:照金景区管委会专题研究推进承担的第29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铜川分会场工作

相关阅读